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励志故事 > 正文

龙龙以及养狗的女孩

来源:故事会      时间:2013-05-09 19:49:31

龙龙的身体终于有了好转。
原以为它会是第三只离开我的小狗。好在,事不过三。
龙龙是一只八哥狗。
第一眼看见它的时候就觉得它够丑,而且以为这是一直斗牛狗。那种傻大傻大的狗狗。听宠物店的阿姨介绍才知道它叫八哥。第一次抱它觉得它好肥,肉肉的软软的,脑袋上有几道水纹(宠物店的阿姨是这么说的,不过我觉得是因为胖留下的“脂肪纹”)一只手就可以把它托起来或者拎起来。两个月大的小狗,相当于3、4岁的小孩子吧。
MEI站在一边,看得出她喜欢龙龙,可是因为没有摸过小狗显得紧张。我把龙龙递给她让她抱,好似第一次当妈妈一样,MEI竟也不知道该如何下手。呵呵。初出娘胎的小生命,那么柔软温馨。它瞪着一双大大的眼睛,安静的注视我和MEI。
其实要买狗的人不是我。MEI是我的上司,香港只身过来工作的女孩子。年近30的她亦然保持着青春少女般的单纯善良,全然没有架子,是我喜欢的女子。人说遇到好同事就像遇到块金子,我不仅遇到个好同事,而且这个同事还是我的上司,无异于拣到一块狗头金。我若非和她性格相投也不会常来常往,还陪她来买狗狗。对长辈领导,我有着天生的叛逆抵触。
我用外衣把它裹住,只露出个小脑袋,MEI拎着狗窝一起去我家。妈妈打开家门的时候叫了出来,“又买狗了~~”呵呵~~这已经是我第三次带小狗回家。之前DOWN机一次,送人一次,都没有养成。我们嘻嘻哈哈的在房间里逗龙龙,这是一只机灵又聪明的小狗,样子憨憨的,爪子上的指甲很长,坐在地板上的时候身体会不由自主的往后滑。我们就这样没心没肺的笑话它,说她是小笨蛋,嘿嘿,其实谁没有小时候呢?
中午又带龙龙去医院了。
原以为,只要不拉肚子,不发烧,它就能渐渐好起来,可是居然病毒转到气管里了。听MEI说,龙龙吃东西的时候会很费力的喘气,而且开始食欲不振,不愿吃东西。可怜的小家伙,刚抱回来的时候,只要察觉到有东西吃,永远都是神采奕奕的,瞪着眼睛看着你,坐在你的身边跃跃欲试的样子。而且似乎永远吃不饱。
进去宠物医院的时候,三只狗狗在输液,一只可卡,一只松狮,一只像京巴一样的小狗。还有一只一个月大的纯种小黑背站在诊疗台上。狗狗的眼睛会说话,水水的看着你,它的无助一目了然。
祈祷~~龙龙好起来吧~~

MEI决定放弃龙龙。
她在电话里哭着说,“你快来吧,我不行了。”我紧张的抓了件衣服冲出门去。
龙龙已经不行了,趴在软垫子上连连喘息,连抬头看看我的力气都没有。
MEI担心转天小狗死去的时候家里没有人,决定给它安乐死。
从人道的角度说,或许这样能让它好过些;但是另一方面,我们怎么能知道它愿意不愿意死?
如果这不是一只小狗,是个人呢?会放弃么?
我尽量让自己不去想这些问题。只是抱着它上了出租车,最后一次。
龙龙已经非常虚弱,身上的骨头明显的突出出来。我把它放在宠物医院的治疗台上,它好像已经感觉到被人舍弃,黯淡的眼睛最后睁开,寻找主人的温暖。MEI已经出去,站在医院外面,不忍心看着医生注射的过程。我仍然坚持,要送小狗走到最后,它是被我抱回来了,理应由我抱着它离开。
问医生给小狗注射什么,医生说是秘密。医生从诊室拿了针剂出来,找不到它的血管。针头在那只干瘦的小腿上反复试了几次。我想抱走龙龙,可是我不是它的主人。
药水注射进去,龙龙渐渐不喘息了。我以为就这样它就真的睡过去了。谁知医生又反复做了几次注射动作,龙龙的表情开始变得痛苦狰狞,我不禁问,你打的是什么?医生不说话,我想喊,可是MEI就在门外。他明明打的就是空气!立刻让小狗致死!
我站在原地不动。也不敢告诉MEI。龙龙已经死掉了,不管是安详还是痛苦,它已经被我们放弃。即使作为旁观者,我没有阻止又有什么权利去指责医生的残忍。只好沉默。
医生立刻用布盖住了小狗的脑袋,不让我看到它的表情,但在我的记忆里,却再也抹不掉它死前痛苦的样子。
永远不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