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爱情故事 > 正文

遭遇“少妇级”校花

来源:故事会      时间:2013-05-09 19:50:37

  H感到异常焦虑,因为他已经大学二年级了,他所希冀的爱情还没有发生。周五的夜,他把自己关在寝室里看书,可是情感的渴求并不能被书本淹没。

  很多时候,H会和同系的同学傻站在五层的阳台上向下俯视,看过往的女生。在同学们不怀好意的评头论足时,H并不多语。而当同学们调弄H时,H往往会说:其实,我觉得,少妇比少女更有吸引力。H并不掩饰他的“恋姐”情节,而同学们听到这句话时,会照例对他肃然起敬一番。


  其实H也喜欢过一个女孩,那是在他刚刚入校时。每级新生入校,学院都会组织一个由老生牵头的迎新晚会。H在那个晚会上看到了一组武术表演,大开眼界。故事的女主角就此登场了,女主角姓郝,但我们却要用J来代替。J的表演深深打动了H的心,H为之倾倒。J的表演是刀术和太极拳,她穿着一袭白衣,长发过肩。J很漂亮,漂亮到什么程度呢?因为无法比拟,所以H的形容是:漂亮得就像一个鬼。J的美艳带着一种冰的气息,是一种极度的冷美。尤其是在打太极拳时,刚柔并济,阴阳频转,更是如同鬼魅般深入人心髓。《笑傲江湖之东方不败》的末尾,林青霞饰演的东方不败在跳下黑木崖的那段中,有几个特写镜头,足以旁证J的美。至少,H是这样认为的。


  H向高年级的师兄打听这个女孩。他们都一致笑她,说J可是学院的1号校花,是学院武术队的特招生,素以冷出名,已经上大三了。并且善意地告诫H,说“想也不要想”。


  于是H就在矛盾的挣扎中捱到了大二。在H的意识里,学院的武术队是个神秘的团体,特招生更是些奇怪的人,似乎有点来历不明。他们大多不需要高考,只要有一技之长,就比H那些读死书死读书的人强,因为学院需要特招生们为学院赢得种种的荣誉。H最终和J正面接触了,但只有两次距离相隔一米以上的谈话。他们是怎样对上“火”的,我实在是记不清楚了。


  好像是H的死党替H打听到了J的寝室号,H经不住同学嘲弄他的懦弱,就负气去找她。H感到J并不像传说中那么冷,但是J总是用一种怪怪的笑看着他。H很紧张,甚至有点全身发抖,但他还是鼓足勇气对她说了一句:我第一次见到你时,就被你吸引了。说完后,他感到自己的身体轻飘飘得飞上了天。J笑了,但笑得更诡秘。那天,对于H来讲可能是志得意满的一天,因为J对他说了一句:原来我们是半个老乡啊!H后来回到寝室在舍友地追问下,幸福的讲述着初次的“约会”。他憧憬着和J的将来,而且他和J也约好了下一次的相见。

  但是J却爽约了。毫无理由的爽约。H感到受到了愚弄,年少气盛的他很愤怒。以后的一年中,他们有一次在校园里偶遇,擦身而过,互相装作不认识。直到H毕业的前两天,他到一个体育老师那去话别,偶尔听到这样的谈话:

  J功夫真不错,是全国武术冠军,本来要拍电影的。她老公也不错,和她基本同行,是搞自由搏击的。听说他们也要他们4岁的孩子习武,真是有意思......

  H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听错了,但他当晚喝醉了。别的同学醉酒是因为毕业分离,H的心里却很复杂。但他后来很会自嘲,说“少妇是少男的杀手”。

  接下来我要告诉大家这个真实故事的真实结尾:据说J到了北京,成为北漂一族。低她两级的H毕业半年后,也到了北京,不过是为另一个女孩而去。但是H和这个女孩在北京只相聚了一月,便分开了。H遭遇少妇级校花的事早已沉淀,一直到昨天晚上,一个朋友和H闲聊时,他才想起这段往事。他知道J早已把他忘了,但没关系,他没有忘;他也不知道J是否还在北京,是否有可能看到这段故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