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爱情故事 > 正文

我们的故事算不算爱情

来源:故事会      时间:2013-05-09 19:51:21

      我始终不知那算不算爱情,我们就这样相遇了。

       大学里的最后一年,某天下午五点在大礼堂开会,空旷的礼堂里,学生们稀里哗啦地坐着。他远离人群,独自坐在靠近窗口的角落,右手执笔,左手握纸,眼睛望着窗外入神。

      我不是一个随便和陌生人搭讪的女生,但他对我来说并不陌生,虽然他还不认识我。因为同学把他的博客介绍给我,对于他的文字我很熟悉,并欣赏着。

      又在写作啊?我移向他,也不知道怎么就冒出这句话来。

      他没搭话,只是腼腆地微微笑。然后低着头,用笔在纸上迅速地移动,不一会儿,就勾勒出一幅画。我应该知道,他很喜欢画画,因为他在博客的日志里提过。我凑上去一看,很是惊讶,那风格和笔法竟是模仿几米的漫画,我很喜欢几米。

      我问他为什么喜欢几米的漫画?他在画上写下清秀的几个字:虽然简单,却有着自己的故事。

      在我的执意要求下,他把画送给了我。

      后来,我们在一个自习室遇见,教室里只有我和他。他又是坐在靠近窗口的角落,看得出来他是一个很矛盾的人。窗口和角落,从某种意义上象征着与外界沟通和自我封闭。他选择这样的位置,就像他选择的文字一样——既开放又含蓄。

      我在他旁边坐下,正要伸手去翻阅他面前的文学书籍,被他制止了。

      我说,你写的很多文章我都看过了,为什么它们都流露着淡淡的哀伤呢……

      他竖立起食指,我没做声。他说我们不谈文学,只有在我们心情不好的时候才去想起它。

      我很勉强地笑了笑,来掩饰自己并不快乐的内心。

      这几天,我没有再碰到他。因为我很忙,忙着和异地的男友闹矛盾,然后,忙着和他谈分手。

      其实,我们之间早就没有爱了,却不得不彼此保持着暧昧的关系,直到他另觅新欢。

       突然,我想起了他博文里的一段:当爱不能完美,竟爱上了心痛的滋味。以前我只是欣赏着,如今我能体会这其中的痛楚。
      自从我失恋后,我和他几乎每个星期都能碰上几面,很多次,他都在画着简单的漫画,脸上阳光灿烂。

      比起他的文字,他的画算不上有水平。

      我问过他为什么那么喜欢画画,他说,因为快乐所以画画,我喜欢享受这单纯的快乐!

      之前我以为自己很了解他,总感觉他是个忧伤的孩子。其实,只要看过他的文字,都会有这样的误解。按照他的话来讲,忧伤的文字只能说明那一时刻的心情不好而已,本质上,他是快乐的,文字只是他发泄郁闷的工具。 
 
      我现在开始佩服他能把事情分得如此清楚。

      我们从来没提过感情的事,包括各自的和别人的。

      没想到有天晚上,他喝了点酒,把我约到了学校外的玉兰树林。然后直接说他喜欢我。我知道他没醉。

      我说,爱到心残废,再也无力去爱了。

      黑暗中,在他转身瞬间,我分明看到了他眼角有晶莹的东西在闪烁,我知道,他流泪了。

      很多女生都说过他很优秀,但说不清楚为什么,总让人爱不起来,只能去欣赏。

      受他影响,我也能把事情分得很清楚,爱和欣赏不能等同。

      我原以为我们不会再见面,即使见面也不会再说话。

      而他却当作什么也没发生过,难道那天他真的喝醉了?

      之后的日子里,我忙着考研,他忙着毕业,四处找工作。我们见面的次数也就屈指可数,见面也只是几句简单的寒暄。
      毕业前夕,偶尔,我会独自到校外的玉兰树林走走。每次,都有种想哭的冲动,那感觉很莫名。

      毕业那天,我到车站送他,离别时,我们深深地拥抱着,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这样紧紧着抱着,我把头埋着他的胸前呜咽。那个季节离深秋还很遥远,可是,我满眼却充满枫叶的粲然,落花的萧飒,芳草的萋萋。最后,我们松开了拥抱,相视而望,凝眸无语,在悄悄里,烦忧而忘忧,摄魂又销魂……

      我始终没开口说话,我怕开口就泄露了心底的秘密,我是多么希望他能留下来。

      他走之前,我送给了他一本几米的漫画《向左走 向右走》,书中夹有一张纸条:


      如果我们是站立的树木/我不奢求根系相握,茎叶相触 /只希望空中的飞鸟联络彼此 /如果我们是漂流的方舟 /我不在乎天涯相伴,海角相随 /只要求水里的游鱼联系你我 /如果你还是你,我还是我 /拒绝相依相偎,但愿永不失散

       就这样,他离开了这座城市,我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  后来,他找了女朋友,也停止了写作,而我却开始了写作。

      他说,真正幸福的人,忙得没有时间花心思在写日志上。

      多年来,我们虽然都很少联系,但是都有彼此的消息。
      开始的时候,没人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吧。许多年后,我成为了小有名气的作家,他成了小有名气的画家。
      我始终不知这算不算爱情,我们就这样没再见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