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爱情故事 > 正文

雨萱草

来源:故事会      时间:2015-12-10 14:08:29

        那年风雪中,他将脖中带着的骨牙拿出,交给了她。

他说:“谁怜相思,风雪赋情。”

她双眼微红,将头埋在了他宽厚的胸前,手中的骨牙被紧紧的攥着。

半年后的一天,小雨淅沥,荷花摇曳,柳枝媚展。

两个身影站在荷塘旁,彼此依偎在一起。

男的青丝拂面,面容俊美,体型修长,嘴角挂着微笑看向靠在他肩上的女子。

女的虽没有倾城之意,但是琼鼻挺翘,目光含羞,无不透露出她的动人之感。

“月儿。这次,进京赶考,定名列三甲,我会披锦御马娶你为妻,厮守永世。”叶望的手掌轻轻穿过江月若瀑布般的秀发,目中露出温柔之色。”

………

三天后,一处亭台旁,江月望着那个渐行渐远的身影,目中露出不舍。

她转过身,看向亭旁生长的忘忧草,脑海中浮现出叶望临走时的话语。

“这是,雨中的忘忧草,有个好听的名字叫做雨萱草,等这雨萱草在度盛开之时,就是我归来娶你之日。”

……

岁月斑驳了人世,流年增添了年轮。

一年过去了。

在这一年里,有人曾经告诉过江月,叶望考得了状元之位,并且被当朝位高权重的宰相器重,已加官三绝。

江月将怀中的骨牙拿出,目中透出欣喜之意。

十天后,天空中下起了雨。

这一天,江月特意打扮了自己,还将骨牙拿出戴在了自己的胸前,因为这一天就是叶望归来之日。

还是那个亭旁,江月的手中拿着一把油纸伞,望向远方,只为看见一个身影的出现。

一旁的忘忧草早已生长的旺盛之际,在雨中摇曳。

远处,烈马嘶鸣之音传来,让她的身体一颤。

“是他吗?”

当她看到马上的那个身影之时,眼中露出落寞之色,那,不是他。

不过那人却停在了江月的身边,从怀中掏出一副画像,仔细端详后才下了马。

“江月小姐,这是叶大人派我送给你的信。”

这人将信交给江月后,便骑上马,匆匆离开。

江月将信缓缓打开,当她看向信上的内容之时,目光顿时呆滞。

因为信上只有一个字:“休!”

这字她认得,就是叶望的字记。

油纸伞从她的手中滑落,被风刮到了远处。

雨此时也更大了。

她蹲下身子,将头埋在膝上,任凭雨水将自己的衣物打湿。

在雨中看不到她眼中滑落的泪水,只有悲伤的表情。

就这样,她在雨中淋了半天,回来时大病了一场。

江月不甘心,她不相信,当初那个说“谁怜相思,风雪赋情”的男子会如此狠心。

十天后,她一个人前往了京城,如果她不亲耳听到叶望说,她不会死心。

在一个月后,她赶到了京城,而此时在京城的中央一个犯人正在受刑。

那里被挤得人山人海,江月走过了那里并没有选择停留。

但是从人群中传来的一句话却让她的身子瞬间颤抖起来。

“听说了吗?这叶望本来受宰相大人的器重,可谓是大好前途。

后来,宰相要把他的女儿嫁给,他死活不同意,这事惹怒了宰相,经过奸臣的陷害,宰相给他一个私通外敌的罪名,才会被判死罪。”

江月不顾一切的冲入到人群中,但是,一切都晚了。她看到的只是叶望刚刚死去的尸首。

…………

一年以后,在那个亭旁多了一座坟墓,墓碑上没有名字,但是墓上长满了忘忧草,还有在墓碑前挂着一串骨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