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爱情故事 > 正文

往事难忘

来源:故事会      时间:2015-12-10 14:08:30

       1977年夏季的一个傍晚,劳累了一天的父亲已疲惫不堪。此时他多想好好休息一下。可是母亲说米缸里已没米了,并已装满了两箩稻。让父亲就此空闲去大队碾米厂碾米。

天快黑了,父亲一人去,母亲不放心,便让几个妹妹在家,自己带上我陪父亲一道去碾米。我家离大队碾米厂,有一公里的路,且都是崎岖狭窄的田间小路。母亲帮父亲挑了一段路(因母亲知道父亲已劳累了一天)很快到了碾米厂。来碾米的人特多(都是乘此空闲来碾米)。队排得很长很长,我们只好焦急的等着,一个小时后,终于碾完米,天已漆黑一片。而我们又没带灯。父亲只好深一脚、浅一脚地挑着米,慢慢凭着感觉摸索着行走在田间小路上。当走到一处塘埂时,埂上有一个小缺口,父亲没有注意到(当时也很难注意到)一脚踩空摔倒了。米也洒了一地。母亲心疼得直埋怨父亲:“你怎么这么没用,挑一担米,把米都撒了,我看你明天吃什么!”父亲爬起来后,一边用手捧着撒在地上的米,一边自己埋怨自己:“我真没用!我真没用!”。

母亲和我一起帮着捧米,直捧了半个小时,才把撒了的米全捧起来了。当时我心里难受极了。天黑,路又不好走,父亲已劳累了一天,摔倒后面对母亲的埋怨,毫无怨言。只是一味自责。其实,当时父亲把米撒了,自己是多么的痛惜和难受,就连我也心疼难受。要是我能在白天就把米给碾了父亲就不会吃这个苦,受这个罪也就不会把米给撒了,那该多好!

把米(连着泥土)全捧上来后,父亲、母亲和我更加小心。三个人,母亲走在前面探路,并牵着父亲的手。我跟在后面小心翼翼得探索着前进。半小时后,父亲终于安全地把米挑回家。

31年过去了,这件事像刻在我的脑海里。仍记忆犹新。在我的脑海里,父亲吃的苦、受的累是说不完,写不尽的。我忽然觉得父亲就是臧克家笔下的“老马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