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鬼故事 > 正文

守财鬼

来源:故事会      时间:2016-01-22 14:03:58

    村里有一座荒废的大宅子,已经非常破旧了,据老人说,这座宅子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,是当初村里的富户留下来的。
  
  可是,这么好的大宅子,怎么会荒废了呢?原来,很久以前人们就传说这宅子里有鬼,不知道因为什么,这鬼死守在这宅子里,无论如何也不肯离开。凡是想进入这宅子的人,都被鬼吓得不轻。
  
  在村子里有一个传说,因为这宅子以前的主人是有钱人,所以说,在这宅子里有难以计数的金银珠宝,而那女鬼就是主人找来守护这些金银珠宝的。可是,既然有这么多宝贝在,又为什么要放弃呢?主人去哪里了呢?
  
  贪婪,是人不可避免的一大弊病。村里有个小混混,叫二狗子,整天游手好闲,什么也不干,就知道偷偷摸摸,调戏小姑娘。还整天异想天开,觉得总有伯乐能相中自己,让自己飞黄腾达。
  
  不过,就他那猥琐的样子,谁看见谁讨厌,根本没人对他有好感。
  
  这样的人,肯定人人都防着,所以二狗子现在的日子是越来越难过了。所以,他打起了老宅子里宝藏的主意。
  
  二狗子可是个不信邪的主,对于老宅子里闹鬼的传闻,根本不屑一顾。再说了,干嘛要晚上去,大白天进去,就算有鬼又能拿自己怎么样!
  
  打定主意,二狗子准备好,爬进了老宅的院子。
  
  虽然已经是荒废的宅子,但是还能看出来,这宅子以前一定很风光。不说别的,就说这建筑材料,一百多年风吹日晒,竟然一点儿腐蚀都没有!庭院宽广,建筑宏伟,屋子里的家具虽然蒙满灰尘,但是能看出来那都是上好木料,价值不菲。
  
  这里就是堂屋了,真大真漂亮啊,这要是收拾干净,绝对是别墅级别的。
  
  忽然,二狗子的目光落在堂屋一侧挂着的两副画上。这个屋子都蒙满灰尘,脏兮兮的,可唯独这两幅画干干净净,而且像是经过精细保护一样。
  
  这是怎么回事,难道有人来着打扫,可是怎么会只打扫两幅画啊!
  
  左边的画上画着的是一个俊美书生,手执折扇,白衣胜,长发垂腰;右边的画上则是一个绝世美人,肤若凝脂,明眸若星,发髻上插着一朵牡丹,身着白素裙,挽着紫色飘带,右手捻着一朵花,正放在鼻前轻嗅。
  
  二狗子不禁有些痴,活了这么大,还真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,难道这是以前寨子的主人吗?
  
  忽然,二狗子脑子里一阵灵光,这两幅画挂在这里也不知道多少年了,说不定是古董,拿出去找人鉴定一下,没准能卖个好价钱呢!
  
  正当二狗子准备去摘画的时候,忽然不止从哪里窜出一个黑影子,在他面前一晃而过。
  
  二狗子转头看去,却什么都没发现。
  
  幻觉吧,二狗子晃晃脑袋,又准备伸手去拿画。可是这个时候,二狗子忽然发现一件怪事。刚才那画中女子明明是左手拈花,可是现在却是右手了!
  
  这是怎么回事,难道自己刚才就看错了。二狗子揉揉眼睛,没错,是右手拈花,一定是自己刚才看错了。
  
  就在二狗子的手快要碰到那女人的画像的时候,突然感到有一只手搭在她的肩膀上,一股寒气瞬间飘了过来。
  
  二狗子的汗毛瞬间竖了起来。他回头一看,身后竟然就站着画中的那个女人,相貌身材衣着全都一模一样,正毫无表情的看着他。
  
  “啊!”二狗子后退一步,会有看看画,又看看那女人,没错,一模一样:“你,你是谁?”
  
  那女人莞尔一笑,漂亮的脸上突然出现几道裂痕,一股腐败的味道从那些裂缝中散发出来。
  
  二狗子虽然胆子大,但也从未见过这样的情景,正在惊讶的时候,那女人的皮肤开始迅速腐烂,一块块烂肉从腐烂的皮肤中掉出来,整个堂屋臭气熏天。很快,一个貌美如花的女人就变成了一具白骨。
  
  二狗子哪见过这样的情景,一声不吭就晕了过去。
  
  第二天有人路过那大宅子的时候,看到二狗子坐在大宅子门口,口吐白沫,神志不清。不管问他什么,都只会说一句:“有鬼!有鬼!”
  
  二狗子就这样疯了。村里人都知道二狗子的品行,这家伙肯定是想去偷大宅子里的宝贝,才被鬼吓成这样的。
  
  从此以后,那大宅子就更成了村里人谈之色变的地方。
  
  一个月后,村里来了一个年轻人,背着大背包。这是个喜欢探险的年轻人,正是因为听说了这村子里闹鬼的大宅子,所以才专程来到这里,想看一看究竟是怎么回事。
  
  村里人都劝年轻人千万别进去,很可怕的。但是年轻人不屑一顾,他表示不光要进去探险,还要在里面搭帐篷过夜。
  
  不顾村里人的劝阻,年轻人进入了大宅子。他首先里里外外看了一遍,只不过,他最后的注意力没集中在堂屋的那两张画像上,而是集中在后院一间类似主卧的房间门口。
  
  这间屋子从外面看就知道很干净,不管是大门、廊柱、台阶都一尘不染。一眼就能看出来,这里经常有人有人来打扫。不过,年轻人却不敢进去,因为在那门前放着一张椅子,椅子上端端正正地坐着一具完整的白骨!像一个忠诚的卫士一样守护者身后的房门。
  
  从那残存的发髻和身上已经破烂不堪的衣服能看出来,这是个女人,而且就是堂屋里那画中的女人!
  
  难道说,这宅子里真的有宝藏,这女人难道就是主人安排在这里守护宝藏的吗!害怕之余,年轻人感到心中一阵窃喜,可能这个流传了几百年的神秘传说就要在自己面前露出真面目了!
  
  就在年轻人低头收拾自己的东西的时候,忽然听到“咔吧”一声。
  
  如果没有判断错误的话,那应该是骨头发出的声音。年轻人的心马上一沉!骨头,现在在自己旁边就有一大堆啊,难道说……
  
  抬头一看,那堆骨头并没有任何反应,还是那样如磐石一般地坐着。
  
  “可能是我幻听吧。”年轻人拍拍胸口,准备继续收拾东西。
  
  “咔吧”又是一声。“咔吧咔吧咔吧”连着几声传来。
  
  年轻人站起身来看向那尸体。
  
  这一次不对劲了,因为那骷髅原本仰着的头现在竟然正对着自己,两只空洞洞的眼睛如同黑洞一样,要把他吸进去。
  
  年轻人往后退了一步,谁知那骷髅竟然一下子站了起来,两只手骨抬了起来,不断发出“咔吧咔吧”的声音。
  
  这个年轻人的心理素质显然比二狗子好得多,转身就往外跑。那骷髅也毫不犹豫地追了上来,而且跑得奇快,尖利的指骨就在年轻人的脑后晃来晃去。
  
  年轻人跑进堂屋,急忙把门狠狠关上,只听门外“砰砰”直响,应该是那骷髅在砸门吧。
  
  年轻人刚想往外跑,忽然看见墙上那女子的画像似乎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。原本两个画中人的眼睛是对视着的,但是现在那女人的一双眼睛分明就在盯着他!
  
  “啊……”恐怖的女声从画像中传来,只见那画中倾国倾城的美人儿瞬间变成一具白森森的骷髅,挥舞着两只手,似乎要从那画中出来,直取年轻人的性命。
  
  年轻人吓得尖叫着就跑了出去,宅子的大门竟然被他生生撞出一个大洞。
  
  因为当时是白天,所以外面刚好人经过,看到年轻人惊慌失措,脸色苍白的样子,也吓了一跳。
  
  看到有人经过,年轻人才稍稍安心,拉着那人大声说:“里面有鬼,有鬼啊!”
  
  就在这时,只听“嗖”的一声,年轻人的大背包飞了出来,不偏不倚正落在年轻人脚边。
  
  年轻人和那个村民对视了一眼,随即大叫着,撒开腿跑得没了影。
  
  尹飞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,由于家资丰厚,所以并没有着急找工作,而是准备到处游玩儿一番。由于他是个喜欢复古风格的人,所以经常会去一些未开发的小镇和村庄,因为那里依然保留着以前的风格。
  
  当尹飞来到这个村子的时候,马上就惊呆了,他走了那么多地方,还真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地方,简直跟陶渊明陛下的世外桃源有一拼。尤其是那座大宅子,虽然陈旧,但是古朴典雅,让尹飞爱不释手,甚至还感到莫名其妙地亲切。
  
  尹飞爱上了这里的青山秀水,风景如画,于是毫不犹豫地找到村长,要求买下那所大宅子。
  
  “小伙子,那宅子闹鬼,厉害着呢,要不然早拆了!”
  
  “大爷您别开玩笑了,这世界上哪来的鬼啊。”
  
  “这可是真的,村里很多人都看见过,那二狗子就是因为到里面去偷东西,才变成今天这样的!”
  
  尹飞笑着说:“大爷,我不怕,就算真的有鬼,我跟他无冤无仇,他又能把我怎么样呢。”
  
  村长看尹飞这么执着,于是说:“小伙子,要不你先去那宅子里待上一天,看看情况再说。”
  
  “也行。”尹飞高兴的说。
  
  于是尹飞提着行李来到那大宅子前,只见几个村民在旁边探头探脑地向这边看过来。可是当尹飞想跟他们说话的时候,他们却跑了。只留下一个流着哈喇子的傻子蹲在地上惊恐地看着那大宅子,这家伙正是二狗子。
  
  尹飞走近几步看看二狗子,看他这样子,也问不出什么,还是算了。
  
  可是二狗子一看见尹飞,马上像触电一样蹦了起来,指着尹飞大叫道:“鬼啊,鬼啊!”
  
  “难道这家伙就是村长说的那个傻子,真可怜啊!”尹飞叹了口气,朝大宅子里走去。
  
  刚踏进大门,一股凉风忽然迎面而来,地上的陈体和落叶显示出一片荒凉的光景,让人忍不住有些不寒而栗的感觉。
  
  尹飞走进堂屋,把行李放下,目光自然也定格在屋中最鲜亮的地方,也就是那两幅画上。除了惊叹画中女子的美貌之外,更让尹飞觉得奇怪的是,另一幅画中的男子竟然跟自己长得一摸一样!如果她也是长发的话,那简直分毫不差!
  
  大概是碰巧了吧,尹飞也没放在心上。他放好东西,尹飞往后院走去。自然也注意到那卧房门口端坐着的骷髅骨。
  
  真难想象,这干瘪的骷髅竟然就是那画中倾国倾城的女子。
  
  尹飞朝着那骷髅骨深深鞠了三个躬说:“姑娘,打搅了,我真的很喜欢这大宅子,所以才想买下来。姑娘别着急,我明天就找一个好地方,把姑娘安葬了,免得你再受风吹日晒的痛苦。”
  
  说罢,尹飞把女子的事故抱起来,放在旁边的意见侧室里,并摆上一张干净的被单。
  
  随后,尹飞准备到那间卧房里去看看,可是那门好像从里面锁着,怎么推都推不开。
  
  “算了,等买下来修整的时候再说吧。”
  
  入夜后,尹飞在堂屋里搭好帐篷,由于白天很疲惫,所以很快就睡着了。
  
  迷迷糊糊中,尹飞听到房后传来“咔吧咔吧”的声音,很有节奏,像是有什么人在走动。于是急忙起身去看。
  
  刚打开通往后院的门,那声音突然消失了,后院里安安静静的,一点儿动静都没有。
  
  出来一看,尹飞惊呆了。因为那具骷髅竟然又坐在了卧室门前的椅子上,和白天一样,只是在夜幕降临的时候显得更加阴森恐怖。
  
  这是怎么回事,难道这房子……尹飞觉得脊背发凉,寒毛都竖了起来。看来这真的是个是非之地,还是赶快离开吧。
  
  于是,尹飞收拾好东西,刚准备离开堂屋,忽然看到门外晃过一个人的影子。
  
  “谁啊?”尹飞问道。
  
  那人影又一次出现,正立在屋门中间。看样子长发飘飘,身材纤细,应该是个女人。
  
  难道说……尹飞想起后院的那具骸骨。
  
  “吱呀……”门被推开了。一阵白雾迅速在整个堂屋中弥漫开来。白雾中一个女人走了进来。
  
  “你是谁?”尹飞往后退了几步,
  
  白雾渐渐散去,那女人的样子清晰起来。尹飞看清楚了,就是那画中的女人!
  
  “啊,鬼啊!”尹飞吓得叫了起来。
  
  女人看了看尹飞,目光渐渐聚焦在尹飞右手的小臂上,那里有一个圆形的,有些像牙印的痕迹。两行泪水顺着女人秀美的脸颊落了下来。女人伤感地转过身,瞬间就消失了。
  
  第二天晚上,尹飞住在一个村民家里。晚上迷迷糊糊地做了一个奇怪的梦。
  
  几百年前,村里首富尹家的公子尹飞从镇子上娶了一位富家小姐,叫郭素素,男俊女俏,情投意合,两个人生活非常幸福,是让全村人羡慕的一对神仙眷侣。
  
  然而,男儿志在四方,尹飞必须要出门求功名。
  
  两人新婚不到一年,自然难舍难分。
  
  “素素,你放心,等我求得功名,你就是诰命夫人。”
  
  郭素素哭着说:“你有才有貌,万一高中之后被哪位公主或是官家小姐看中,我可怎么办呢?”
  
  尹飞当即对天起誓,今生若负郭素素,必遭天谴,永世不得超生。如果自己死在外面,就算变成魂魄,也要回家跟爱妻团聚。
  
  郭素素含着泪,在丈夫的右手小臂上狠狠咬了一口说:“这是我给你烙下的印,如果你不信守承诺,不管你去哪里,这印记都会跟着你。”
  
  谁知道,第一次出远门的尹飞因为水土不服,在路上就感染了疾病,因为治疗不当,很快就一命呜呼。
  
  随从们把尹飞的尸体带了回来,父母看到儿子的尸体,当场就晕了过去,没过多久就都病死了。家中只剩下郭素素一个人。
  
  郭素素遣散了家中的奴仆,从此闭门不出。她没有安葬尹飞的尸体,而是将其泡在卧房中的药草缸中,以免腐烂。因为她坚信,尹飞一定会遵守诺言,魂魄会回来与自己相见。
  
  没过多久,郭素素因为极度伤心再加上营养不良,身体渐渐虚弱。于是,她搬了一把椅子,就放在我房门口,这样技能守护丈夫的尸体,又能放眼门前看丈夫的灵魂是否归来。
  
  没多久,郭素素就死在了椅子上,魂魄化为守财鬼,几百年来,虔诚地守护着卧房中对于她而言最重要、最爱的人。
  
  醒来后,尹飞流着泪又进入大宅子,不知道为什么,仅仅一天时间,这里就显得越发萧条。堂屋中画像中郭素素手中的花已经败朽,一张俏脸也变得阴沉。而那原本端坐在椅子上的尸骨,已经完全散架,残破不堪。
  
  “对不起,是我没遵守诺言。前世欠你的,我今生补偿。”尹飞一边哭,一边将郭素素的尸骨洗净理好,又将两张画像收拾好,离开了村子。